脱口秀 สาธารณะ
[search 0]
เพิ่มเติม

ดาวน์โหลดแอปเลย!

show episodes
 
Loading …
show series
 
我们家的大花猫性格实在古怪。说它老实吧,它有时的确很乖。它会找个暖和的地方,成天睡大觉,无忧无虑,什么事也不过问。可是,决定要出去玩玩,就会出走一天一夜,任凭谁怎么呼唤,它也不肯回来。说它贪玩吧,的确是啊,要不怎么会一天一夜不回家呢?可是它听到老鼠的一点儿响动,又多么尽职。它屏息凝视,一连就是几个钟头,非把老鼠等出来不可! 它要是高兴,能比谁都温柔可亲:用身子蹭你的腿,把脖子伸出来让你给它抓痒,或是在你写作的时候,跳上桌来在稿纸上踩印几朵小梅花。它还会丰富多腔地叫唤,长短不同,粗细各异,变化多端。在不叫的时候,它还会咕噜地给自己解闷儿。这可都凭它的高兴。它要是不高兴啊,无论谁说多少好话,它一声也不出。 它什么都怕,总想藏起来。可是它又勇猛,不要说对付小虫和老鼠,就是遇上蛇也敢斗一斗。 它小时…
 
We laughed and kept saying "See you soon". But inside we both knew we'd never see each other again. 虽然我们互相笑着说“回头见”,但是我们都心知肚明,分离即永别。 ——节选自《海上钢琴师》โดย 我爱肉头狗
 
春天到底是哪一天到来的?我和京巴狗地包天一直在争论不休。地包天说,春天是她的女主人给她脱下花棉袄,换上绿毛衣的那一天来的;我说,春天是第一阵春风吹来的那一天来的。 地包天说:“天天都在吹风,怎么知道哪一阵风是春风?” 我说:“有一阵风吹在我的脸上,轻轻柔柔的,像杜真子的手在抚摸我的脸,这一阵风就是春风。” 这样的争论,永远没有结果,因为地包天会不停地转移话题。 “猫哥,你看天上的那朵云,好像你现在的样子。” 我现在正躺在山坡的草地上,头上白云朵朵,每一朵白云的形状都不一样。我不知道地包天说的是哪一朵云。 “就是那一朵。看见没有?前面突起的两个尖尖角,是你的两只耳朵。后面怎么没有尾巴?左边还缺了一条腿……哦,对不起,猫哥,这是一朵受伤的云,不是很像你……” 那朵“受伤的云”是朵流云,匆匆忙忙地…
 
人类最爱歌颂和赞美的是初恋,但在那个说不清算是少年还是青年的年岁,连自己是谁还没有搞清,怎能完成一种关及终身的情感选择?因此,那种选择基本上是不正确的,而人类明知如此却不吝赞美,赞美那种因为不正确而必然导致的两相糟践;在这种赞美和糟践中,人们会渐渐成熟,结识各种异性,而大抵在中年,终于会发现那个“唯一”的出现。但这种发现多半已经没有意义,因为他们肩上压着无法卸除的重担,再准确的发现往往也无法实现。既然无法实现,就不要太在乎发现,即使是“唯一”也只能淡然颔首随手挥别。此间情景,只要能平静地表述出来,也已经是人类对自身的嘲谑。โดย 我爱肉头狗
 
清晨,我到公园去玩,一进门就闻到一阵清香。我赶紧往荷花池边跑去。 荷花已经开了不少了。荷叶挨挨挤挤的,像一个个碧绿的大圆盘。白荷花在这些大圆盘之间冒出来。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儿。有的花瓣儿全都展开了,露出嫩黄色的小莲蓬。有的还是花骨朵儿,看起来饱胀得马上要破裂似的。 这么多的白荷花,一朵有一朵的姿势。看看这一朵,很美;看看那一朵,也很美。如果把眼前的这一池荷花看做一大幅活的画,那画家的本领可真了不起。 我忽然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一朵荷花,穿着雪白的衣裳,站在阳光里。一阵微风吹来,我就翩翩起舞,雪白的衣裳随风飘动。不光是我一朵,一池的荷花都在舞蹈。风过了,我停止舞蹈,静静地站在那儿。蜻蜓飞过来,告诉我清早飞行的快乐。小鱼在脚下游过,告诉我昨夜做的好梦…… 过了好一会儿,我才记起我不是荷花,我是在看…
 
/*欢迎你加入公益主播的行列。本周晚安夜读选取了一名自闭症儿童写的信,请你替他们读给全世界听,一起帮助自闭症儿童。转发自己的公益朗读作品,有机会获取明星签名的奖品*/ 如果这个故事能够跟你的内心相通,那么我相信你就能与自闭症人士的内心联通,走进我们的内心世界。 你可能会想,我写下这些句子也不需要很多努力。但其实这是完全错误的。我潜意识里总会担心,我看待事物的角度跟那些没有患自闭症的人是不是一样。所以,通过电视、书籍和自习聆听周围人的想法,我不断地学习到,平常人在特定环境下应该会有的感觉。而且每当我学到了新的东西,就会写一篇短篇故事,把仍有疑问的情况处理一下。通过这种方式,如果幸运的话,就不会一下子想不起来了。 ——节选自《我想飞进天空》…
 
夏天的早晨真舒服。空气很凉爽,草上还挂着露水(蜘蛛网上也挂着露水),写大字一张,读古文一篇。夏天的早晨真舒服。 凡花大都是五瓣,栀子花却是六瓣。山歌云:“栀子花开六瓣头。”栀子花粗粗大大,色白,近蒂处微绿,极香,香气简直有点叫人受不了,我的家乡人说是:“碰鼻子香”。栀子花粗粗大大,又香得掸都掸不开,于是为文雅人不取,以为品格不高。栀子花说:“去你妈的,我就是要这样香,香得痛痛快快,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!” 人们往往把栀子花和白兰花相比。苏州姑娘串街卖花,娇声叫卖:“栀子花!白兰花!”白兰花花朵半开,娇娇嫩嫩,如象牙白色,香气文静,但有点甜俗,为上海长三堂子的“倌人”所喜,因为听说白兰花要到夜间枕上才格外地香。我觉得红“倌人”的枕上之花,不如船娘髻边花更为刺激。 夏天的花里最为幽静的是珠兰。 牵…
 
家乡近海,有不少渔民。哪一季节,如果发心要到远海打鱼,船主一定会步行几里地,找到一个读书人,用一篮鸡蛋、一捆鱼干,换得一叠字纸。他们相信,天下最重的,是这些黑森森的毛笔字。只有把一叠字纸压在船舱中间底部,才敢破浪远航。 那些在路上捡字纸的农夫,以及把字纸压在船舱的渔民,都不识字。 不识字的人尊重文字,就像我们崇拜从未谋面的神明,是为世间之礼、天地之敬。 这是我的起点。 很多事,即使参与了,也未必懂得。 我到很久之后才知道,那些黑森森的文字,正是中国文化的生命基元。它们的重要性,怎么说也不过分。 其一,这些文字证明,中国人和中国文化已经彻底摆脱了蒙昧时代、结绳时代、传说时代,终于找到了可以快速攀援的麻石台阶。如果没有这个台阶,在那些时代再沉沦几十万年,都是有可能的。有了这个台阶,则可以进入哲思…
 
雨后,院里来了个麻雀,刚长全了羽毛。它在院里跳,有时飞一下,不过是由地上飞到花盆沿上,或由花盆上飞下来。看它这么飞了两三次,我看出来:它并不会飞得再高一些,它的左翅的几根长翎拧在一处,有一根特别的长,似乎要脱落下来。我试着往前凑,它跳一跳,可是又停住,看着我,小黑豆眼带出点要亲近我又不完全信任的神气。我想到了:这是个熟鸟,也许是自幼便养在笼中的。所以它不十分怕人。可是它的左翅也许是被养着它的或别个孩子给扯坏,所以它爱人,又不完全信任。想到这个,我忽然的很难过。一个飞禽失去翅膀是多么可怜。这个小鸟离了人恐怕不会活,可是人又那么狠心,伤了它的翎羽。它被人毁坏了,而还想依靠人,多么可怜!它的眼带出进退为难的神情,虽然只是那么个小而不美的小鸟,它的举动与表情可露出极大的委屈与为难。它是要保全它那点生…
 
当雷云在天上轰响,六月的阵雨落下的时候。润湿的东风走过荒野,在竹林中吹着口笛。 于是一群一群的花从无人知道的地方突然跑出来,在绿草上狂欢地跳着舞。 妈妈,我真的觉得那群花朵是在地下的学校里上学。 他们关了门做功课,如果他们想在散学以前出来游戏,他们的老师是要罚他们站壁角的。 雨一来,他们便放假了。 树枝在林中互相碰触着,绿叶在狂风里萧萧地响着,雷云拍着大手,花孩子们便在那时候穿了紫的、黄的、白的衣裳,冲了出来。 你可知道,妈妈,他们的家是在天上,在星星所住的地方。 你没有看见他们怎样地急着要到那儿去么?你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样急急忙忙么? 我自然能够猜得出他们是对谁扬起双臂来:他们也有他们的妈妈,就像我有我自己的妈妈一样。…
 
有一对夫妇有两个孩子,一个叫莎拉,一个叫克里斯蒂。当孩子还小的时候,父母决定为他们养一只小狗。小狗抱回来以后,他们想请一位朋友帮忙训练这只小狗。他们搂着小狗来到朋友家,安然坐下,在第一次训练前,女训狗师问:“小狗的目标是什么?”夫妻俩面面相觑,很是意外,他们实在想不出狗还有什么另外的目标。嘟囔着说:“一只小狗的目标?那当然就是当一只狗了。”女训狗师极为严肃地摇了摇头说:“每只小狗都得有一个目标。” 夫妇俩商量之后,为小狗确立了一个目标——白天和孩子们一道玩,夜里要能看家。后来,小狗被成功地训练成了孩子的好朋友和家中财产的守护神。这对夫妇就是美国的前任副总统阿尔•戈尔和他的妻子迪帕。他们牢牢地记住了这句话——做一只狗要有目标。推而广之,做一个人也要有目标。 在现实生活中,却有太多太多的人,没有…
 
一个大问题一直盘踞在我脑袋里: 世界杯怎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?除去足球本身的魅力之外,还有什么超乎其上而更伟大的东西? 近来观看世界杯,忽然从中得到了答案:是由于一种无上崇高的精神情感--国家荣誉感! 地球上的人都会有国家的概念,但未必时时都有国家的感情。往往人到异国思念家乡,心怀故国,这国家概念就变得有血有肉,爱国之情来得非常具体。而现代社会,科技畅达,信息快捷,事事上网,世界真是太小太小,国家的界限似乎也不那么清晰了。再说足球正在快速世界化,平日里各国球员频繁转会,往来随意,致使越来越多的国家联赛都具有国际的因素。球员们否认国籍,只效力于自己的俱乐部,他们比赛时的激情中完全没有爱国主义的因子。 然而,到了世界杯大赛,天下大变。各国球员都回国效力,穿上与光荣的国旗同样色彩的服装。在每一场…
 
我的理想家庭要有七间小平房:一间是客厅,古玩字画全非必要,只要几把很舒服宽松的椅子,一二小桌。一间书房,书籍不少,都是我所爱读的;一张书桌,文具不讲究,可是都很好用;桌上老有一两枝鲜花,插在小瓶里。两间卧室,我独居一间,没有臭虫,而有一张极大极软的床。还有一间,是预备给客人住的。此外是一间厨房,一个厕所,没有下房,因为根本不预备用仆人。家中不要电话,不要播音机,不要留声机,不要麻将牌,不要风扇,不要保险柜。 院子必须很大,靠墙有几株小果木树。除了一块长方的土地,平坦无草,足够打开太极拳的。其他的地方就都种着花草。屋中至少有一只花猫,院中至少也有一两盆金鱼;小树上悬着小笼,二三绿帼帼随意地鸣着。 这就该说到人了,先生管擦地板与玻璃,打扫院子,收拾花木,给鱼换水,给帼帼一两块绿黄瓜或几个毛豆。太…
 
1997年,卡斯帕罗夫与深蓝再次交手。 时隔一年,深蓝已经不是之前的深蓝了,面对着更加强大的对手,卡斯帕罗夫不得不小心应对。 卡斯帕罗夫深知深蓝的硬盘中储存了所有国际象棋的开局技法,因此普通的开局必将徒劳无功,为了打乱深蓝的判断,卡斯帕罗夫一上来便使用了怪异的开局,这让观看比赛直播的观众和专家大吃一惊。 而事实证明,卡斯帕罗夫的判断是对的,深蓝唯一的缺陷就是没有感官,它只能凭借硬盘的资料进行机械的计算,卡斯帕罗夫剑走偏锋的打法取得了不错的成效。 比赛继续进行,卡斯帕罗夫眼看就要胜利,然而在第四十四回合,情况出现了改变。在卡斯帕罗夫的一记杀棋之后,深蓝居然没有做出像之前一样高水平的应对,反而走出一步看似毫无意义的棋,这步棋使卡斯帕罗夫感到很震惊,他相信凭借深蓝的计算力,是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就落子…
 
Loading …

คู่มืออ้างอิงด่วน

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